潇湘晨报记者 刘建勇 株洲报道

株洲天元区群丰镇的龙菊兰很不想接受记者采访。这个原本普通的农家妇女因为20余年悉心照顾她94岁的爷爷王映科,今年5月被宣传报道,并接连荣获湖南好人、中国好人称号。这些称号打破了她原本生活的平衡,她不大习惯成为新闻人物,“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事。”12月26日,龙菊兰说。她很怕有人认为她是为了这些荣誉而去照顾爷爷的,也担心有人误会就她一个人好好照顾了她爷爷,“实际上我叔叔他们也都尽到了照顾爷爷的义务。”

邻居说没见过对老人有她那样细心的

52岁的龙菊兰是1989年嫁到株洲天元区群丰镇长岭社区的。王映科老人本是她丈夫的叔祖父,但因为丈夫的祖父去世很早,祖母改嫁给了叔祖父,所以虽是叔祖父,但龙菊兰嫁到长岭后,就和丈夫一样把老人当亲爷爷。

算上龙菊兰的公公,王映科老人有三个儿子。虽然儿子各有新屋,但老人固执,一直住在老屋。老人的一日三餐,由三个儿子、儿媳轮流照顾。三餐之外的生活,龙菊兰照顾最多。

“他是盲人,所以我就多照顾他,他要买东西,我就帮他买;他洗衣服不方便,我就帮他洗;他挑不得水,我就帮他挑水。”龙菊兰说。

龙菊兰嫁到长岭社区时,王映科老人就失明多年了。龙菊兰记得,老伴去世前,老人身体还很硬朗,也很能干,那时老人还种了菜,老伴牵着他挑水去浇菜。1997年老伴去世后,老人就很少出门。龙菊兰看老人头发长了,就带老人去街上理发,老人感冒了,就去给老人买药或找些土单方给老人,“给老人吃的土单方,我一般要先尝一下,尝过三四十分钟确定没毒,再给爷爷吃。”龙菊兰说。因为有些小病都是龙菊兰买药找单方,王映科说龙菊兰“抵得上半个医生”。照顾多了,老人就把龙菊兰当最亲的人,一有事情就会喊“菊兰”。

“有一天我看到她挑着一担水,一个桶子上盖着毛巾,我就问她怎么水桶上盖块毛巾,她说,给爷爷洗澡用的,怕热水冷了,就盖块毛巾。”龙菊兰的邻居王爱兰说。王爱兰说,她没见过像龙菊兰这样对老人这么细心的。

拿出13000元给爷爷买社保

2013年,为让老人生活更有保障,经过商量,一家人决定出资给老人买社保。龙菊兰主动承担了公公家的责任,拿出13000元给老人买社保,现在老人每月可领到千余元,都由老人支配。其实,虽然丈夫在打工、儿子在一家房产公司做销售,但儿子还没结婚,她在家务农,龙菊兰自己家并不富裕。“就当是打牌打掉了。”“给老人买社保,老人心里高兴,能领多少年都无所谓的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龙菊兰希望老人更长寿一些。

不习惯被报道,称当无名英雄自在得多

“我的形象好丑的。”12月26日中午,龙菊兰对记者这么说。她的普通话很不标准,看得出,她很想把话说得更靠近普通话一些。

“我当一个无名英雄好得多、自在得多。”12月26日,龙菊兰坦承。在今年5月被株洲媒体报道之前,虽然龙菊兰是公认的孝敬老人的好孙媳妇,但公认的范围,只局限于长岭社区。她不用考虑到镜头,不用考虑到伸到眼前的话筒,也不用考虑头发是否有些乱,是不是把棉睡衣换成棉外套或羽绒服。

首页时政